当前位置:首页 >> 工会信息 >> 市总新闻 >> 正文
撸起袖子 抹去汗水 加油干——本市部分劳模工匠战高温纪实

开辟战高温的“新战场”

谢邦鹏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国网上海浦东供电公司张江科学城能源服务中心主任

  持续的高温,也不断刷新着上海电网的最高用电负荷。但对于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浦东供电公司的谢邦鹏来说,随着设备的不断更新和保障手段不断创新,在户外直面高温的机会正在变少。然而,他仍然坚守一线,在站好抢修保电这班岗的同时,也开辟了战高温的“新战场”。

  “我们实施了多项新措施,所以去现场的次数少了一些。”已是张江科学城能源服务中心主任的谢邦鹏,依然承担着值守工作。今年,他跑了几趟抢修保电现场,但与刚入职相比,紧急情况明显少了很多。“现在设备更新很快,比如以前刚入职时有一项少油断路器多次跳闸后的检修,只能半夜后才能实施。”谢邦鹏回忆,那时候一忙就是一整夜,即使夜里也会全身湿透。如今,这个检修项目已不复存在。“当然,即使设备自动化程度高了,供电可靠性提升,但保电的人工值守和预防性试验等工作还是必不可少的。”

  为了减少停电,平稳地度过高温季节,包括谢邦鹏在内的浦东供电公司的职工们早在春季就开始了迎峰度夏的检修工作,从设备的检修到可能影响线路的树枝修剪,无一不考虑在内。

  这个夏季,浦东供电公司停电的次数明显减少,除了设备进化和准备充分外,或与谢邦鹏和同事们开辟的“新战场”有关:张江科学城能源服务中心,以数字化、智能化手段进行检测、预判,从而及时排除异常。让谢邦鹏颇为自豪的是,今年“黑格比”台风期间,自己所负责的区域仅有一条线路跳闸且立即重合成功。

  今年,除传统防暑降温用品,工会还配备了全新的手持电风扇。正如谢邦鹏所做的工作一样,为了提供稳定的电力能源,给居民送去夏季清凉,无论哪种模式,他都愿意试一试。

  ■劳动报记者 张锐杰

为市民解燃眉之急分秒必争

杨华峰

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普陀区房屋维修应急中心维修班班长

  这个夏天,普陀区房屋维修应急中心维修班班长杨华峰没完整地休息过一天。他说,有时候想好了第二天要定定心心放松,但一听说有报修新单,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冲在前头。或是在闷热的房间里抢修空调,或是在炙烤的露台上拆除雨篷,更多时候是在大太阳下骑着电瓶车匆匆赶路。在杨华峰看来,“辛苦我一人,方便千万家”是徐虎精神的诠释,更是物业人的一诺千金。

  采访约在一个周末,杨华峰刚刚完成了四单维修任务,时间安排可谓见缝插针。他告诉记者,这四单中有三单是空调报修,这在夏季里是普遍现象,最多时一天可能接到十几单空调报修。高温天空调坏了,报修人很急,杨华峰和同事更急。为了以最快速度解决问题,维修班几乎分秒必争——比如出行,再热的天大家也会首选电瓶车而不是汽车。普陀区面积不小,从公司到较远的桃浦等区域,要骑上35分钟。“电瓶车不堵车,停车也更方便。我们热一点、晒一点没关系,快点帮居民解决问题是最重要的。”

  更棘手的是防台防汛期间的排险工作,杨华峰犹记得前些天一次拆除雨篷的任务。大风过后,一户市民家中雨篷摇摇欲坠。“我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发现在居民家里没办法进行拆除操作,于是登上了隔壁楼的露台。”这个大风大雨过后的艳阳天,杨华峰和同事从早上9点半忙碌到中午近12点,“楼顶热得像蒸笼,终于把雨篷移到安全地带,这才松了一口气。”

  ■劳动报记者 李嘉宝

每天喝完4瓶1.5升装矿泉水

刘利权

上海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危险品运输驾驶员

  “这个天气,我每天要喝掉4瓶矿泉水,1.5L的那种。”上海中石化工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液体化工物流运作部危险品运输驾驶员刘利权告诉记者。他和同事一起进行危险品的短驳运输作业,每天奔波于上海和平湖,一次车程一个半小时,一天工作接近12个小时。高温天气下,他们依然需要穿长袖长裤的工作服,一天下来,刘利权衣服背上都会留下一大块盐渍。不过从事这个行业已经30年,他已经习惯这样的工作节奏。接受记者采访的当天正是中午十二点,这会儿他刚刚能够停车下来喘口气,吃一点东西。

  由于刘利权运送的化工物品不属于避高温危险品,可以白天作业,所以每天上午,他就开始了装卸和检查工作,检查完毕后,发动车辆进行来来回回的短驳运输。这一天下来,要来回七八次。刘利权告诉记者,一般这种天气下,他们装卸完毕,检查完毕已经是一身湿透了。发动车前,要把身体擦擦干,否则车厢里吹空调很容易感冒生病。

  刘利权表示,越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越是要在安全上做到极致,“热一点真的没关系,关键是内心永远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记者了解到,刘利权所在的中石化工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一直以来举行各种劳动竞赛,此前,来自液体化工物流运作部、固体化工物流运作部、化工集罐物流运作部、驻厂综合物流运作部等四个部门,共计20位驾驶员便通过技术比武,来确保安全运输。

  ■劳动报首席记者 庄从周

铁轨旁响起了动听的劳动者之歌

匡方

上海市劳模、杭州北车辆段南翔运用车间副主任

  听,铁轨上又响起了“叮叮哐哐”清脆的敲击声。日前,记者来到杭州北车辆段南翔运用车间,跟随车间副主任、上海市劳模匡方一同走进线路,在高温和烈日下为列车“问诊把脉”。

  上午10点多,随着一列货车缓缓驶入铁路南翔编发场,匡方和他的团队忙开了。在接下来的35分钟里,他们要对眼前这辆50多节长的货运列车进行检修,大到车钩、弹簧,小到每一颗螺丝、螺帽,仅一个制动系统,就有十几个零部件要逐一检查。虽然,检修的项目不少,但检修用的工具却很简单,一把检点锤,一个手电筒,一把扳手,就是全部了。在检修过程中,匡方时而走在车旁,时而钻入车底,不断地用检点锤敲打着车体。

  见记者有些纳闷,匡方道出了其中的秘诀——声音。“有的零件敲上去是哐哐哐,有的是叮叮叮,也有的是当当当。”匡方笑着说,“刚开始很难分辨声音的差异,但听得久了,经验丰富了,轻轻一敲便知哪里出了问题。”

  夏天无疑是最难熬的季节。经过一上午的暴晒,编发场的地表温度能达到六七十度,踩在钢轨上,鞋底仿佛融化了一般,而走在石子路上,一股股热浪从裤腿直冲头顶。待了不到十分钟,衣服便湿个透彻,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记者粗略算了算,检修一节车厢,匡方平均要下蹲四次,五十节车厢就是两百多次。“每次蹲下,汗水就会顺着脸颊淌下来,一不当心浸到眼睛里,火辣辣的。”匡方告诉记者,天最热的时候,有时候一蹲、一站,那真的是会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匡方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又拿起检修锤,沿着列车一路向前。一步、一看、一蹲、一敲,清脆的叮哐声此起彼伏,成了烈日下一曲最动听的劳动者之歌。

  ■劳动报记者 柴一森

在60、70℃热浪下,让西服变得更“笔挺”

陆耔豪

上海工匠、正章实业有限公司技术主管

  对于许多人来说,洗衣房在室内,又是与水打交道,工作温度似乎与“高温”扯不上联系。但事实上,现如今的洗衣房,不仅是洗衣机的“战场”,更是烘干机、挂烫机等“高温”设备的主场。走进上海正章实业有限公司的洗衣工厂内,一场与高温的战役在蒸汽与汗水中打响。

  正章中山南一路中心工厂内,各种设备轰鸣作响,高速旋转的风扇并不能驱散洗衣房内的燥热,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公司技术总监陆耔豪一边招呼着记者,一边摆弄着被支起的西装,他说:“这个是立体人像机,主要作用是当西装洗涤完成后,利用鼓风机往外吹蒸汽的原理,将西装整得更加笔挺。”虽说是鼓风机,但吹出来的依然是超高温蒸汽,记者实测发现,机器周边的温度达到40℃以上,就像桑拿房一般,而中心温度瞬时可达到60、70℃。

  没站一会儿,陆耔豪的工作服前就被汗打湿,眼看着一旁有风扇,记者提出站到风扇前休息会儿,他却摆手道:“这个电风扇并不是用来降温的,而是为了把蒸汽吹散,防止聚集。不然,人不仅会被烫伤,中暑更是‘家常便饭’。”正因为此,类似于西装、西服等,陆耔豪都会放在上午进行处理,且连续工作不超过4小时,否则身体会吃不消。

  “别看我们有些时候脸上没汗,但实际上汗水在出来的那一秒就被蒸汽熏得直接蒸发掉了。”陆耔豪笑着说道。

  ■劳动报记者 黄嘉慧

 来源:劳动报   
[关闭窗口]
幸运飞艇前三直选技巧